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鐞嗚瀹d紶

鐞嗚瀹d紶

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的路径研究
(2015/3/30) 点击:21983次 关闭
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科技
安全的路径研究
                      郭长寿,郑锦惠,李   莘,王   昊
                    (沈阳体育学院,  辽宁  沈阳110102)
 
摘要: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问卷调查法和走访调查法,以统一战线为研究对象,对统一战线如何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阐述了国家安全、国家文化安全、国家科技安全的概念与内涵,分析了目前我国文化安全、科技安全面临的严峻挑战,认为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具有职业、知识、沟通、身份等独特优势,进而提出了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的宏观、中观、微观路径。宏观路径包括协助有关部门制定国家文化、科技安全战略方针、规划等,中观路径包括壮大产业、创立品牌、为国家文化、科技安全奠定市场基础等,微观路径包括加强高校文化安全教育、培养大学生的文化安全素质等。
关键词:统一战线;国家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宏观路径;中观路径;微观路径
    
    在全球化背景下,国家、种族、民族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并没有完全化解,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因此中国国家安全问题趋于严峻。无论全局性的国民、国土安全,还是局部性的文化、科技安全,都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与考验,甚至是生死存亡的抉择。有鉴于此,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表明该问题已经成为极其重要的战略课题,到了刻不容缓的紧要关头,同时也反映了党中央捍卫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决心和意志。该委员会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担任主席,旨在进一步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以确保国家安全。人们通常认为的国家安全,指的是军事安全和国土安全,简而言之即运用武力形式抵御外来侵略与干涉。在和平发展为主旋律的今天,通过武装干涉或侵略的暴力方式来危害他国国家安全的形式已经不得人心,明显式微。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更看重通过文化、科技的非暴力方式来进行渗透、颠覆,也就是通过增强国家软实力的方式来推行其意识形态、文化和价值观,兵不血刃,不战而胜,实现其控制和统治整个世界的战略目的。国家软实力主要涉及文化、科技两大领域,所以文化安全、科技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我国既是社会主义国家,又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始终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主要目标,所以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迫在眉睫。“我们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决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压力。”统一战线组织和成员,应该无条件积极响应胡锦涛总书记的号召,旗帜鲜明地维护社会主义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确保国家文化、科技利益不受侵害,确保国家利益不受损失。笔者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问卷调查法和走访调查法,对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明晰国家安全、国家文化安全、国家科技安全概念、内涵的基础上,分析统一战线在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上的独特优势,进而推出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的宏观、中观和微观路径,初步构建统一战线维护国家文化、科技安全运行机制。希望能够通过本研究为有关决策部门和统一战线组织提供积极的借鉴和有益的参考,同时填补相关理论空白,为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尽绵薄之力。
 1国家安全、国家文化安全、国家科技安全的概念与内涵
 1.1国家安全的概念、内涵
   《现代汉语辞海》对“安全”的解释是:没有危险,不受威胁,不出事故[1]。英语中的安全用“security”表示,有两个含义:⑴安全的状态,指没有危险、免除恐惧;⑵安全的策略和组织,强调安全的维护。比较两者后,不难发现它们的共同点:首先强调安全是一种没有危险、免除恐惧的客观状态,然后指明安全是一种能够清理危险、恐惧因素的主观状态。因此,“安全”是主客观的统一、手段与目的的统一、心理与行动的统一、现实与理想的统一。
“国家安全”一词最早由美国专栏作家沃尔特·李普曼在1943年出版的《美国对外政策》一书中提出,此时是其个人的观点。1945年8月,当时的美国海军部长詹姆斯·福瑞斯特尔出席某次参议院听证会时借用了该词语,标志着“国家安全”开始成为官方理念、语汇。1947年,美国通过《国家安全法》,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国家安全法律,标志着“国家安全”上升为国家政策、国际关系、国家军事战略的正式概念,并且成为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国家安全”被广泛传播、运用,但学术界始终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众说纷纭。目前最有影响的概念有4种:⑴我国学者刘跃进认为“国家安全就是一个国家处于没有危险的客观状态,也就是国家既没有外部的威胁又没有内部的混乱和疾患的客观状态。”[2]⑵美国前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认为“国家安全是这样一种能力:保持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基于合理的条件维持它与世界其余部分的经济联系,防止外来力量打断它的特质、制度和统治,并且控制它的边界。”[3]⑶俄罗斯学者A•X•沙瓦耶夫认为“国家安全是一种行为,即国家能够保护自己的完整性、稳定性以及有效地发挥职能和保持发展的能力,有能力可靠地捍卫自己和自己的利益,使其免受任何内部和外部破坏作用的损害。”[3]11⑷我国学者杨毅、唐永胜、周丕启等认为“首先,国家安全是国家的生存以及对生存具有重大影响的发展不受威胁、没有危险的状态;其次,国家安全是有关国家实现所认定的上述状态的过程,即实现自身安全的过程。”[3]14第四种概念弥补了前三种概念的不足,具有一定的全面性、可行性和科学性,笔者认同并使用之。
国家安全的本质,是确保国家利益不受威胁、没有危险。国家利益不是个人利益、集团利益、阶层利益的简单组合,而是国民整体利益的有机集合,因此国家安全的最高目的,是维护国民整体利益的正义性、合法性和完整性。土地、资源、城市、工厂、人口等可以量化的硬实力和文化、宗教、风俗习惯、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等无法量化的软实力,都是国家利益的组成部分,都是国家安全维护的对象。根据我国学者刘跃进的论述,国家安全是一个有机的体系,包括许多子系统,主要包括国民安全、领土安全、主权安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和信息安全十个方面[1]52。其中国民安全、领土安全、主权安全、政治安全和军事安全属于传统安全范畴,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和信息安全属于非传统安全范畴。国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核心和国家安全活动的根本目的,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深层根系,科技安全是当代国家安全的关键[1]52
1.2国家文化安全的概念、内涵
文化是国家、民族、个人的灵魂。没有了文化,人类的进化和文明的进步就无从谈起。我国学者胡惠林将国家文化安全界定为“关于一个国家以文化生存与发展为基础的集合,一种由这种集合形成的动力结构规定和影响一个国家文化生存与发展的全部合法性与合理性的集合体。”[4]简单言之,国家文化安全就是某国家的文化处于没有危险、免受威胁的客观状态和主观治理过程。
每个国家的文化,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都具有自己的特殊性,也就是与其他国家文化不一致的差异性。在这种差异性的基础上,又衍生出国家文化的民族性、多样性和先进性。比如中国文化就是差异性、民族性、多样性与先进性的统一。虽然国家文化间存在互相借鉴、互相学习、互相沟通的问题,但每个国家的文化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差异性造就的独特性,就是国家文化的本质,也是一个国家的文化区别于其他国家文化的标志。很明显,如果没有了这种独特性,某个国家的文化也就不存在了,那么这个国家的安全也就随之出现了问题。
   根据刘跃进的论述,国家文化安全主要包括语言文字安全、风俗习惯安全、价值观念安全、生活方式安全[1]146-149。从交叉学科结构上分析,国家文化安全包括文化政治安全、文化经济安全、文化社会安全、文化信息安全和文化环境安全。从文化作用的方式来看,分为文化的硬安全和软安全。文化的硬安全,是指对国家文化安全构成了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