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闊抽娆h祻

闊抽娆h祻

【盟萌细语】民盟史话之民盟诞生地:重庆“民主之家”特园
(2020/8/17) 点击:1568次 关闭

特园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鲜英的公馆,位于重庆市上清寺西南角风景秀丽的嘉陵江畔,始建于1931年,占地约三亩,布局典雅,结构谨严,居室宽敞错落有致,庭院幽静,景色宜人,俯瞰嘉陵江,波光岚影奔来眼底,令人有超尘拔俗之感。主楼名曰达观楼,既是园主的斋名,也表现了园主的性格。因为鲜英字特生,故又名其宅为特园。

       鲜英1885年出生于四川西充县太平乡的一个贫农家庭。民国成立后被选送北京陆军大学深造,毕业后留任袁世凯总统府侍卫官,因反对袁世凯与日本帝国主义者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毅然南下广州,参加讨袁的护国之役。后回川任重庆铜元局局长和国民政府陆军第10师师长等职。1928年川军整编时,鲜英辞师长职,改任惠民兵工厂厂长。

1939年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破坏国共合作,危及抗战,鲜英愤而辞去他在国民党政府的一切职务,宣布影息特园,弃政从商。

然而,殷忧国难,轸念民瘼的达观楼主,影而不息,甚至化家为国,将特园无条件提供作爱国民主运动的上层活动场所,欢迎中共领导成员到此和各界代表人物联谊会商国是,延请张澜在此长期下榻,群贤毕至,英才荟萃,一些重大国是在此协商,多少慷慨悲歌的爱国场面在此展现。民盟更是在此酝酿成立,总部便设在这里,许多重要活动都在这里举行,鲜英任民盟中央委员,自然不遗余力地支持。

大家都称特园为民主之家。冯玉祥将军曾亲书民主之家的大字横匾,将此美誉高悬于特园的二门之上。诗人郭沫若也曾激情满怀,龙蛇走笔,大书民主之家四字,并题诗其侧以记其事:

嘉陵江头有一叟,银髯长可一尺九。其氏为鲜其名英,全力为民事奔走。以国为家家为国,家集人民之战友。反对封建反法西,打倒独裁打走狗。有堂专为民主开,有酒专为民主寿。如今民主见曙光,民主之家永不朽。

冯书横匾两侧的楹联为张澜所撰:谁似这川北老人风流,善攻书,善将兵,善收藏图籍,放眼达观楼,更赢得江山如画。哪管他法西斯蒂压迫,有职教,有文协,有政治党团,抵掌天下事,常集此民主之家。”

特园成为民主之家,有它的渊源,不是偶然的。早在抗战初期的1938年,国民参政会在汉口召开成立大会期间,周恩来向张澜恳切表示,中共将在西南地区开展活动,希望张澜鼎力协助,张澜当即表示竭诚欢迎,尽力帮助。719日张澜等会毕飞返重庆,下榻特园。

是年年底周恩来到重庆后,先请董必武去特园访鲜英谈及中共为同各界人士共赴国难,需要有共商国是的场所,特园倘能提供这样的方便,当是最理想的地方。爱国情殷的鲜英,当即表示无任欢迎。次日周恩来由董必武陪同,亲自到特园感谢鲜英的盛情支持,并和鲜英分析了国内外形势,阐述了中共在抗日时期的地位、任务和统战政策,畅谈达三小时之久。

最后,周恩来的话锋回到利用特园作抗日民主活动场所的师题。周恩来关切地说:“在蒋介石的高压下,这可能给特园带来麻烦,请问你怕不怕?”

鲜英的回答很干脆:“都是为了共赴国难,我是一愿意,二不怕!”

从此以后,中共方面的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吴玉章、邓颖超、叶剑英、陈绍禹、秦邦宪、王若飞、陆定一、叶挺等都是特园的嘉宾,其他来此参加过活动的中共人士,就更以百十计了。

特园既是抗日民主活动的中心,也是中共领导的统一战线的中心活动场所。国民参政会是国民党政府聘请参政员组成的,但在会内起到进步积极作用的领导力量是中共。该会随国民政府迁到重庆以后,历届进步参政员经常聚首于特园,沟通情况,磋商国是,酝酿起草提案,特园无形中成了参政员们的俱乐部,以致参政会的历届秘书长、副秘书长也经常出入此处,以便和参政员们联系。

民盟是在抗日战争的历史时期,随着民主运动的发展,适应时代的需要,应运而生的。它和特园更有不解之缘。它在特园酝酿成立,特园是它没有挂牌的总部,重要活动都在这里举行,民盟的前身统一建国同志会,是梁漱溟1939年视察抗日前线回来后,于1123日在特园发起成立的。1941年由统一建国同志会同仁发起,在特园秘密成立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1944919日,民盟在特园召开全国代表会议,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以便吸收广大爱国知识分子以个人身份入盟,从而壮大了民盟的组织。194510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也是在特园举行的。

民盟成立以后在特园的重要活动很多。如1943年张澜在特园以民盟主席的名义致函蒋介石,批评国民党政权现在一切民意机关的代表,都是由党部和政府指定和圈定,于是只有党意和官意,而无真正民主之表现,要求加强实行民主”;19445月,张澜在特园以民盟的名义,发表《对目前时局的看法与主张》,强调中国必须成为十足道地的民主国家1945313日,民盟领导成员在特园传阅周恩来致国民参政会秘书长王世杰的信;411日,民盟在特园举行茶会欢送董必武等参加旧金山会议;5月下旬,民盟领导成员在特园传阅了毛泽东主席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阅后竭力主张国民参政会派代表去延安访问;71日,国民参政会派国民参政员6人去延安,其中有黄炎培、冷遹、左舜生、章伯钧等四人是盟员,六位参政员去前曾在特园交换意见,归来又在特园向各界人士做了汇报;83日民盟主席张澜在特园招待外国记者,介绍民盟的成立经过与主张,感谢外国记者在消息报道上对民盟的帮忙。张澜的讲话深受国际舆论的重视;812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张澜当天即在特园向新闻界发表谈话,呼吁立刻召开党派会议,从事团结商谈,以寻求民主统一、和平建国的途径;815日,民盟又在特园向新闻界发表《在抗战胜利声中的紧急呼吁》,进一步阐明民盟民主统一、和平建国的政治主张。

1945年71日,国民参政员赴延安考察,在延安机场受到中共中央领导的欢迎。右起:毛泽东、黄炎培、褚辅成、章伯钧、冷遹、傅斯年、左舜生、朱德、周恩来、王若飞

8月28日,毛泽东主席自延安飞抵重庆参加国共谈判。张澜、鲜英等亲临机场迎接。

8月30日,毛主席到重庆后的第三天,便亲临特园访问。毛主席在重庆43天,先后三次到特园。92日,民盟领导成员张澜、沈钧儒、左舜生、黄炎培、冷遹、章伯钧、罗隆基、张申府和鲜英在特园盛宴招待毛主席、周恩来和王若飞。席间,毛主席说:“我们今天聚会于民主之家,今后共同努力,生活于民主之国。宴会后,毛主席应鲜英之请,挥毫写下光明在望四个大字,使大家深受鼓舞。

筹开政治协商会议期间,张澜、沈钧儒、黄炎培、左舜生、章伯钧、罗隆基、张申府、周鲸文等民盟领导成员,于19451112日晚在特园宴请国共两党代表张群、王世杰、邵力子、周恩来、王若飞等,商谈参加政协会议的社会贤达代表人选等问题。国共和民盟三方代表名额商定为一方8名后,民盟因为包括的方面多,内部分配有困难,周恩来获悉后赶到特园来向民盟领导成员表示,中共可以将名额让给民盟,民盟要多少都可以,不要客气。张澜感动地说:共产党真是大公无私,为国为民!开会前夕,中共首席代表周恩来亲赴特园和民盟首席代表张澜商定,彼此步调一致、密切配合。开会期间,中共代表不分昼夜,经常来特园和民盟代表交换意见,帮助民盟代表提高政治斗争的认识和艺术。这时民盟代表团虽已住进国府路300号,但重要的政治磋商,仍在特园进行。

1946年223日,民盟宣传委员会主任罗隆基在特园举行记者招待会,指出东北一隅的军事冲突,很可以影响中国全局,很可以使政协会议前功尽弃。《东北停战协定》签署未逾10日,蒋介石即于4月初破坏协定,向中共军队发动进攻。410日,民盟政协代表邀请国共双方政协代表到特园举行座谈,调解东北内战。

1946年5月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中共代表团和民盟总部随之东迁,国内的政治中心转移到南京、上海,抗战期间云集重庆的文化名人和各界代表人物先后复员回到上海、北平和南京等地,特园的活动盛况不再如前,但民主之家仍为祖国的和平民主继续效力。

民盟在特园里的活动,可算是民盟前9年简史的缩影。

在特园进行民主活动的,不止民盟一个民主党派。还有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和民主建国会也诞生在这里。国民党方面的冯玉祥、于右任、李济深、熊克武等也到特园来参加过活动。

文艺界的郭沫若、茅盾、徐悲鸿、张大千、老舍、巴金、田汉、洪深等;学术界的马寅初、侯外庐、翦伯赞、张奚若、周谷城等;工商界的范旭东、卢作孚、胡子昂等,以及社会知名人士张伯苓、莫德惠、邵从恩、尹昌龄、缪云台、吴贻芳等,何止数百名人到此参加过民主活动,这才有郭沫若所谓值得大书特书的感赋。

解放后,特园主人鲜英因对民主革命作出过特殊贡献,荣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继任民盟中央委员,受到毛主席、周总理、董必武、吴玉章、张澜、郭沫若等昔日特园贵宾的盛情款待。他们衷心感谢民主之家对民主革命作出的贡献。董必武念念不忘地说:“当年国共之间有几件大事就是在特园内决定的。黄炎培写道:“鲜特生老同志:在反动政府下,敢于经常地容纳有中共同志参加的民主人士集会议事,日夕授餐,被题为民主之家

特园若是至今犹在,当是中外游客络绎不绝瞻仰的革命历史遗迹。十分遗憾的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特园已被重庆造反派付之一炬。然而,特园光荣的历史,是抹不掉的,在嘉陵江畔的这片废墟上,隐然有一座巍峨的丰碑,常使后人肃然起敬。正如郭沫若当年赞诗中所说:“民主之家永不朽!



人物简介

鲜英18851968),本名鲜于英,复姓鲜于,字特生,四川西充人。民盟创始人之一,著名民主人士。鲜英军人出身,1925年出任江巴卫戍司令驻防重庆,1933年春,鲜英与张澜代表刘湘赴广西与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联络反蒋抗日,为后来的红桂川协定的签订奠定了基础。1937年在成都与张澜、钟体乾代表刘湘,与中共代表李一氓签订联合抗日反蒋的秘密协定。1939年后他拒绝仕途,弃政从商。     

鲜宅名特园,是众多国共要人、民主人士的活动场所,是南方局在重庆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历史见证,也是民盟和民革前身的一部分——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诞生地,特园曾被董必武同志誉为“民主之家”,冯玉祥将军也曾亲自以隶书做匾送予特园主人鲜英,这块匾额现在可是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的“镇馆之宝”。

1968年,鲜英夫妇先后逝于北京。